【翻译/ABO】Lost Boys 第一章(上)

The Call of Wild-Lost Boys篇


cp:露米,普加,仏英(仏英为前篇cp,三对cp都是AO)

露和普在正文开始后过几章才会出现,可能要占一下tag。


本篇有北米双子和路人的轻微感情描写,介意慎入。


翻译授权

原文地址

原文作者:Shadowcatxx

前篇翻译地址

人名和地名对照表

过度章链接 序章链接


第一章(上)



大不列颠岛  一周前

    

    阿尔伸了个懒腰,大大地打了个哈欠,和每次热潮(原文heat,即发情期)过去后一样精疲力尽。我想洗个澡,他想,心不在焉地扣上一件宽松的毛线衫。他胸前的一颗纽扣少了,显出一道引人注目的缝隙——这太无礼了,他的Omega父亲总是责怪他。但阿尔不想在修补上费心,毕竟缝纫从来都不是他的强项。如果他好好请求的话,或许马蒂会在进入热潮之前帮他补好。


    阿尔的热潮总是比马蒂的早来一个礼拜,因此马蒂的热潮还挺容易预测的——但他已经比阿尔多经历了将近一年。和他的Omega父亲一样,马蒂的第一次热潮是在他十三岁的时候。但阿尔的热潮来的很迟,那时他都已经快成年了(译注:文中成年为十五岁)。当长到十五岁时,他已经比普通的Omega高出了好多,体型也更大些;他遗传了Alpha亲戚们强壮的身材。他的叔叔们总是称赞着他的强壮,让阿尔有点难为情。作为一个少年,他沉浸于家人的赞美,自认为比他瘦小脆弱的兄弟强大。他因自己的成就而洋洋自得;为比马蒂更强更快而骄傲;为他永远对新事物无所畏惧、特立独行而自豪。和他胆小的双胞胎兄弟不同,阿尔恳求他的叔叔们教他一些比针线活更有趣的Alpha的技能。他学会了如何钓鱼和打猎,射箭和搏斗,以及追踪,尽管他没有Alpha那么灵敏的嗅觉。他唯一没学的是工艺(这太耗时间了,而且他也不喜欢久坐着不动)。他总是学的很快,也很乐意展现出来。重要的是,他喜欢看到他Alpha父亲骄傲的笑容——而他的Omaga父亲对此就没那么高的热情了:

 

    “阿尔弗雷德是Omega,不是Alpha。”他争辩道,瞪着他的Alpha伴侣和四个兄弟,“这个家不需要再多一个见鬼的Alpha!”


    尽管他总是尝试让阿尔多做点家务活,但实际上,这个Omega孩子几乎什么忙都帮不上。他不愿意学习针线活和烹饪(尽管他在烹饪上还挺有天赋的),也不愿意做园艺活和纺织,或是照料他的Alpha亲戚们。他对植物学和动物学深恶痛绝,事实上,他觉得读书极端无聊,根本没什么用。发现自己比马蒂差劲令人沮丧,而马蒂总是一个听话的好学生,正如他们的Omega父亲所期盼的那样。(“为什么你不能更像马修一点?”他总对阿尔说,没有意识到他的批评对阿尔的自尊有多大的伤害。)


    更像马修一点。


    马蒂,弱小又温和——他太胆小了,阿尔想——从来不会让人觉得碍手碍脚。马蒂从小就被他的Alpha亲戚溺爱着,总是毫无怨言地做着他被吩咐的事情。他熟练地扮演着社会为他指定的角色,被一族里所有Alpha所喜爱。


    阿尔一直都是他兄弟的护卫,从那群无法无天的Alpha孩子手里保护着马蒂——他们总是喜欢在族里的Omega孩子身上做些过分的把戏。但当他们长大,阿尔逐渐意识到那些Alpha孩子们对捉弄马蒂失去了兴趣,反而开始为了马蒂的注意力而相互竞争。有几个甚至厚脸皮地把他们的目的对阿尔表现出来:


    “阿尔,你的兄弟真是一族里最棒的Omega。等我长大了,我想要他成为我的伴侣。“


    阿尔无法反驳马蒂的魅力,但当他的Alpha朋友完全忽视了他也是个Omega的时候,他觉得自己被轻视了。
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是我?”他曾经这样问过,而他的朋友们只是大笑。


    “天哪,阿尔,真的吗?你,看起来就是个Alpha啊。你是我们的朋友。”他们说,把这句话当做是在恭维。但这只让阿尔觉得自己是个不受欢迎的人。


    当阿尔从石屋走回家的时候,他在菜园里看到了他的兄弟。自从Alpha们对马蒂有了偏爱,阿尔就开始对他双胞胎兄弟的好相貌暗暗嫉妒。马蒂长得就像是Omega应当的那样。他身材高挑,却纤长而苗条。他从他的Alpha父亲那里,遗传到了所有富有美感的特征——长长的睫毛,饱满的嘴唇,柔软蓬松的卷发。除去他那纤细的四肢,细瘦的腰,丰满(原文pup-bearing)的臀部,他还有一张非常美丽的面孔。在阿尔看来,他最美的久是他紫罗兰色的大眼睛,那是能把春天的花朵都比下去的鲜艳色彩。而阿尔则遗传了他Alpha父亲的蓝眼睛。尽管他的Omega父亲喜爱他的眼睛,(“我真高兴你有着你爸爸那样美丽的眼睛”,他总是说)阿尔还是希望他自己的孩子能够遗传到马蒂那样的眼睛颜色,而不是自己的。

 

    如果我会有孩子的话,他想着,觉得有点生气——如果我会有Alpha伴侣的话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阿尔望向马蒂身旁堆成一摞的胡萝卜,最上面放着一朵黄水仙花。毫无疑问,那一定是对马修着迷的Alpha所送的礼物。阿尔从他的Alpha朋友中收到的最多也只不过是个击掌,更别提什么追求者送的礼物了。

 

    有的时候,他真的挺讨厌马蒂的。

 

    马蒂抬起头,看到阿尔走过来,于是他没管那朵黄水仙花,而是给了阿尔一个快乐的微笑。阿尔的嫉妒烟消云散了。他真的很爱很爱马蒂。他们不仅仅是一对双胞胎兄弟,更是彼此最好的朋友。毕竟那些令阿尔不愉快的小事并不是马蒂的错——事实上,马蒂并没有意识到他自己的吸引力。他从未有意伤害过阿尔(或其他任何人)——他对世界的认知甚至都是由保护欲过剩的柯克兰家一手构筑的。我很抱歉,马蒂,阿尔在心里道着歉。他再也不会对马修抱有恶意了——他应当是马修的保护者才对。现在他们十五岁,按照部落的规矩已经是成人了。他们应该比以往更加依靠对方,尤其是那些饥渴的(好色的)Alpha们正蠢蠢欲动的时候。Omega们应该互相支持,阿尔想。

 

    “嗨,阿尔,”马蒂高兴地打着招呼,“你感觉怎样?”

 

    阿尔耸了耸肩。“我有点累,”他说。

 

    “你脸上有点东西,”马蒂说,没有征求阿尔的同意就拿手帕的边缘擦拭了他的脸颊。

 

    “啊——!停下来!”阿尔抗议着,尝试着躲开,“不要像个老妈子一样!”

 

     “站好,”马蒂无视了阿尔的抗议,搓着阿尔的脸,“你真的想要脸上挂着热潮时留下的液体走来走去吗?”

 

     阿尔脸红了,终于做出了让步。“我要去洗澡,”他嘟嚷道。

 

    “我去给你烧水,”马蒂提议,把阿尔带进屋子里。“你饿吗?”

 

    “不,”阿尔撒谎了。我的确不饿,而是要饿昏了。

 

    “阿尔。”马蒂露出了同情的表情——如果不是因为他那么脆弱的话,阿尔早就打上去了。

 

    “你的热潮持续了四天,你得吃点东西来恢复体力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    “马蒂,我真的不饿。”阿尔坚持着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     事实上,阿尔正在节食。他一顿比一顿吃得少,试图来减轻体重。他不想再长壮了。他已经和Alpha们一样高,甚至超过了其中几个;要是长得比他们还壮就更糟糕了。如果他能忍受饥饿——哪怕只有一点点,或许他就能变得苗条些,变成Omega的正常身材,就像马蒂那样。现在他已经习惯了这种挨饿的不适感,尽管还是有些恶心和头晕。

 

    为了转移话题,他指向了那朵黄水仙。“这是谁给的?”


    马蒂瞥了一眼,显得有些紧张。“哦,呃......是艾力克·弗雷泽(原文Alec Frazier),”他不好意思地说。

 

    阿尔感觉像是马蒂给了他一拳。他的头脑一片空白,反倒觉得没那么饿了。从小时候起,艾力克·弗雷泽就是阿尔最好的狩猎搭档,而阿尔几乎从那时起就对这个Alpha抱有好感。“哦,”他的语气低了下去。

 

    “他问我愿不愿意和他一起去这周末的打猎庆典。我拒绝了。”马蒂快速地补充道,听起来有点愧疚。马蒂知道阿尔有多喜欢艾力克。(阿尔从来藏不住他的心情。) 

 

    阿尔咽了口口水。“我要去洗澡了,”他重复道,然后走进了房间。

 

 

 

    当他的Omega父亲走进来的时候,阿尔正盯着镜子中他半裸着的倒影,仿佛这样就能把自己的身材重新塑造一遍。

 

    “阿尔弗雷德,”亚瑟说,怀疑地皱起了眉毛。“你在干什么?” 

 

    阿尔转向他的Omega父亲,眨着眼睛想要掩饰眼睛里的泪水,但亚瑟已经看见了。现在再撒谎已经没有意义了。“艾力克邀请马蒂去了狩猎庆典,”他沮丧地说。

 

    亚瑟严肃的目光一下子变得满是同情。“哦,我很抱歉,亲爱的。”

 

    当他的Omega父亲细瘦的手臂环住他的时候,阿尔终于撑不下去了。亚瑟是唯一能让阿尔在面前哭泣的人,他是那么谨慎,而阿尔信任着他。他把阿尔带到床边,坐了下来。(阿尔沮丧地注意到,床垫因他的体重陷下去了一点。)他紧紧抱住亚瑟,把头埋在他带碱味的橄榄绿衬衫里。“我究竟是怎么了?”他自暴自弃地说,“我为什么会这样?”

 

    “阿尔弗雷德,”亚瑟严肃地说,“我很确定你什么问题都没有。”

 

    “那为什么没人想要我?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大家都很爱你——”

 

    “但是没有人想要我,”阿尔重申道。他坐直身子,暗暗希望他的Omega父亲能反驳他,“大家都想要马蒂。”

 

    “你不能怪责你的兄弟——”亚瑟开口说,却被阿尔打断了。

 

    “就这么一次,能站在我的角度上想一想吗?”他冲动地说,“就一次,你能不能忘掉马蒂是多他妈的完美,然后跟我说我是个像他一样好的Omega?”

 

    亚瑟因阿尔突然的、完全不Omega的侵略性退后了一点。他张开嘴,踌躇着说:“阿尔弗雷德,你知道我一直为你骄傲,但你和马修很不一样——”

 

    阿尔哼了一声,翻了个白眼。然后他突然站了起来,“算了,别在意。”

 

 

 

    马蒂拿起那美丽的黄水仙花,把它扔了出去。他知道阿尔会对此怎么想,因此他一开始就不想收下。但尽管马蒂拒绝了艾力克的邀请,年轻的Alpha还是坚持他收下这朵花作为礼物。我再也不想要礼物了!他想,觉得自己有些忘恩负义,接下来又感到了愧疚。他讨厌去拒绝一族里的Alpha们,那些他从小就认识的人,那些听到他的拒绝后会垂头丧气的人。但这些人中没有一个是马蒂想要接受的。和一个不相关的Alpha独处令他感到恐惧。(大概是因为遗传自亚瑟,马蒂总是对此感到痛苦和恐慌。)他的家人可能以为他只是天真无知,但马蒂知道当独处的时候,Alpha会对Omega做些什么。

 

    我不会是这样的,他很早之前就做出了决定。他和他的兄弟的出生,仅仅是因为热潮促进的结合。如果这种事都可以在他坚强的、被四个Alpha兄弟保护着的Omega父亲身上发生,害羞而弱小的马蒂究竟该如何抵抗Alpha的欲望?

 

    马蒂希望他能像阿尔一样。那些他们一直对马蒂做的事情,没有人会敢在阿尔身上尝试。阿尔强壮又自信,从来不是一个软弱的角色。他不是那种Alpha们可以随意使唤和调笑的Omega。当然啦,阿尔和一族的Alpha们从小就在一起玩耍和学习,他们都是他的朋友——或许这也是个原因。Alpha们总是尊重阿尔,同时也真正地关心他,而没有其他的Omega能得到这种待遇。他在他们眼里绝不仅是个交配工具,而是他们的朋友。

 

    马蒂希望他也能像阿尔那样自信地去和那些Alpha们一同行动。他们似乎总能玩得很开心,但他们从不让马蒂加入他们的游戏。他太精致弱小了,他们这样说。他不够强壮,跑得不够快,和他们玩不到一起来。他作为Omega的柔弱只是在拖他们的后腿,他的弱小也让他保护欲过剩的家人们紧张兮兮。尽管马蒂不像阿尔,他并不是很想学习Alpha的技能——但为什么他们不能也邀请他一下呢?他讨厌当每次他的Alpha父亲和叔叔带着阿尔出去打猎或钓鱼的时候,都把他一个人抛下,只是因为觉得马蒂跟不上他们。没关系,他看着他们全都离开,苦涩地想着,我会待在这里洗衣服。但当他们回来,笑着递给马蒂礼物的时候,他总是无法开口说出抱怨的话。毕竟阿尔总是和Alpha们玩在一起,他的Omega父亲需要马蒂当一个好的Omega。和五个不会好好照顾自己的Alpha们住在一间屋子里总是不太容易,如果他也不做事,恐怕什么都做不成了。马蒂很早就意识到,如果他总是像阿尔那样反抗,所有杂务就会堆到亚瑟一个人的头上,而那样就太不公平了。亚瑟是对的:这个家不需要另一个Alpha了,他们需要的是马蒂。于是马蒂就变成了他们所需要和希望的样子。

 

    我会平衡阿尔,马修想。他会让阿尔自由地选择他想要的生活,自己则补上他兄弟的空缺。让阿尔去选择总比尝试去改变阿尔好。这不公平,但这是必要的,马蒂很早以前就告诉自己要顺从这样的生活。不管他选择变成什么样,我都会成为他的反面。

 

     如果阿尔成为一个猎人,那么马蒂就会去担起持家的任务。如果阿尔成为一个保卫者,那么马蒂就会成为一个看门人。如果阿尔感受到了疼痛,那么马蒂就应该治好他。如果阿尔又吵又喧闹,那么马蒂就应该安静而乖巧。他的家庭不需要两个反叛者。如果需要对付两个无法无天的Omega孩子,他的Omega父亲一定会疯掉,而他的Alpha父亲则会因为无法溺爱他的孩子而心碎。但最重要的是——

 

    如果阿尔足够勇敢,那么马蒂就不必像他一样坚强。

 

 

 

    当马蒂准备走进休息室时,他听到了他Alpha父亲富有节奏感的脚步声。即使与其他Omega相比,他的耳朵也极为敏锐。(译注:文中设定为Alpha嗅觉灵敏,Omega则有着敏锐的听力)

 

    “早安,马修(原文Mathieu),亲爱的(原文chéri),”弗朗西斯愉快地说。

 

    “早安,爸爸,”马修回道。(弗朗西斯希望他能学法语,所以他就学了。但阿尔很快就放弃了——他讨厌学习。为了弥补,马蒂学得格外认真,当然也为了让他的Alpha父亲能高兴。)

 

    “今天你的眼睛显得特别悲伤,”弗朗西斯注意到了。他温柔地抬了抬马蒂的下巴,鼓励地笑了。“为爸爸笑一笑吧,亲爱的。你笑起来的时候显得特别美丽。”   

 

    马修最近越来越不愿意笑了,但他还是努力地展现笑容好让他的家人开心。

 

    “啊!真是可爱!”弗朗西斯亲了下马蒂淡金色的发顶,然后走开了。马蒂看着他在镜子里的倒影,抓了抓他的头发。他对自己露出了平时用来取悦家人的笑容,但在他看来显得那么虚假。为什么我这么受欢迎?他怀疑地思考着,把头从这边转到那边。比起他充满活力又出色的双胞胎兄弟,马蒂显得黯淡无光。我看起来就像是一个苍白的、又矮又弱小的阿尔的翻版。马蒂知道他有一个理想的生养孩子的体型:柔软的身体和丰满的臀部。他知道他长得就是社会希望Omega会长成的样子;或者说,社会想要Omega长成的样子(比Alpha要弱的多的样子)。除去稀有的眼睛颜色,我一点都不特别,马蒂想。他认为阿尔是Omega里的例外:阿尔简直是个奇特的人物。阿尔是那么令人瞩目,就像一只狮子,让人注视他的时候胆战心惊又移不开目光。他又高又瘦,轻盈的肢体下暗藏着力量。能和阿尔结合的Alpha一定非常幸运。他不仅仅可以得到一个可以与之为友的Omega,更是一个美丽得让其他人都相形见绌的Omega。

 

    所以他妈的为什么——当阿尔正站在他们面前的时候——还会有任何Alpha想要我?马蒂困惑地思考着。

 

    阿尔看起来、感觉起来,都像是阳光一样;而马蒂则像是冰块。阿尔总是放松着肢体,而马蒂则是紧绷着。阿尔那么自信,而马蒂则很害羞。阿尔那么健康,毫无疑问,生养孩子对他来说一定不是件难事。而马修大半时间都显得虚弱无力,还暗地里对和Alpha配对(原文letting an Alpha mate him)抱有恐惧。阿尔那么勇敢,而马蒂则不是。

 

    我希望我能变得勇敢,他想,望向窗外——那是他所触碰不到的世界。    

 

    就在这时,他的叔叔们踏着重重的脚步,走进了房子。“马蒂,宝贝,你在这儿——?”斯科特喊道。“我们他妈的快饿昏了!给我们做点吃的,宝——(原文Hon--)?”

 

    马蒂回头看了一眼他苍白的倒影。他的嘴唇扯出一个虚假的笑容,回道:“当然啦!我马上就来!”


 


注:马修的昵称文中是Matt,直接翻译是马特,但因为大家比较习惯马蒂这个称呼所以就翻译成马蒂了。 

本章就是万人迷马修和有点不自信的阿尔的商业互吹(划掉)

和以前一样,不确定的部分和文中有意思的部分标注了原文,如果大家有什么建议的话请告诉我!

要是大家能评论一下和我讨论讨论什么的就太好啦!


评论 ( 10 )
热度 ( 158 )

© LOADing | Powered by LOFTER